糖果派对、烘干机、煤泥烘干机、粮食烘干机、各型号烘干机和各类球磨机,回转窑、破碎机、振动筛、磁选机等···



巩义市康店糖果派对机械厂

电 话:0371-64315937

传 真:0371-64395847

手 机:13700965318

联系人:王经理

网 址:http://www.qd-nsk.com

地 址:河南巩义市康店工业园区路丰产北路25号

高端访谈
当前位置:糖果派对主页 > 高端访谈 >

这些90后大学生用史方式拍纪录短片

2020-03-07 19:15所属:糖果派对


  

  8月16日,两名大学生——化工大学大三学生潘超和山东艺术学院大四学生杜云峰来到这间600平方米的陈列馆。他们是今年夏季“历史·东山纪录短片创作营”的。

  按营的计划,他们要走访的便是这紫藤树下的老先生,并要在半个月时间里用一条15分钟的短片完成一份历史资料。头一回见面,两里都有些打鼓。

  28位青年重组成13个团队,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就各自分到的选题拍成13部东山纪录短片。

  他原本不是地道东山人,出身江阴,17岁时才来到东山。他卖过鱼肉、做过采购,还曾在1950年代的司法机构工作。如今,老先生家中也有了四代东山人。初中文凭的他主编了获得江苏省方志一等的53万字《洞庭东山志》,还组织建起了东山方志名人馆(今天东山历史文化陈列馆的原型)。

  今年79岁的薛老声音洪亮,还有一口浓郁的吴语口音。说起陈列馆的点点滴滴,老人家难掩兴奋。一开始还有些拘谨,之后越说越激动。

  在杜云峰的镜头里,每换一个房间参观,薛老会默默把上一个房间的灯关上。介绍院子里那些古碑时,薛老边说边拂去古碑上的落叶。

  杜云峰感慨:“他对这个地方,真的充满了感情。”他原以为写史的老人会很无聊,深入了解之后才发现老人做事很认真,很可爱。“真的是热爱一件事才会真正地做好。”

  而这次的营是由中国·东山纪录片小镇、良友文化YouthDoc青年影像计划、“家·春秋”历史影像记录计划共同发起的公益活动。“家·春秋”策划执行机构新历史合作社总编辑唐建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从全球600多位青年报名者中选出28位,重组成13个团队,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就各自分到的选题拍成13部东山纪录短片。

  “张老师,薛老刚才说的五人小组、肃反运动,您再给我们讲讲吧。”一出陈列馆,潘超和杜云峰就拉着张钧提问。

  其实,95后潘超在去年就参加了第二届“家·春秋”历史影像记录计划。他把镜头对准自己的奶奶,听奶奶讲述年轻时的故事。

  他还曾站在《我是家》的舞台上,问了在场所有人三个问题:“知道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名字的请举手、知道他们生日的请举手、知道他们最骄傲的事的请举手。”

  “之前,我很多同学都认为历史是写在课本上的,是需要考试的一门科目。但大学生历史让我从过去的精英历史观剥离出来,把我们的关注点放在个人身上——每个人都可以是一部历史。我们要有个人史、家史、街道史、村史、县史.......这样交织在一起才可能呈现一个尽可能真实的历史。”

  “不过,拍东山比拍家史难,因为你要面对的是你过去完全陌生的历史。”潘超向澎湃新闻记者坦言,现在自己最大的不足就是欠缺历史知识。

  “我觉得前期的准备特别重要,否则面对采访对象就是的,而不是求知的状态。如果你对这个历史背景一点了解都没有,那你是做不了历史的。”

  “和薛老交流时,很明显方言也是一个问题。其实张老师也不大懂方言,但是薛老讲的时候他就能反映到自己的历史知识结构中。他也很会触发受访者的表达,比如他明白了薛老说的一个历史时间点后,就能鼓励薛老继续说下去。”潘超很是感慨。

  杜云峰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第一次听薛老讲述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但这并没有打击到两人的积极性。“聊了一个下午,我们真的很有成就感。”杜云峰说,“其实你在听别人历史的同时,也是在为自己的历史注入能量,让自己成为一个有历史的人。”

  在后来的选题上,张钧还不断提醒潘超和杜云峰,影片要完善“薛老”这个人的形象,就不能只访问薛老一个人。“比如他的家人、同事、邻居,是怎么看他的,你们得多花点时间给采访。”

  “其实拍纪录片和做历史是两码事。纪录片还是有创作成分的作品。历史最主要的是记录。”张钧告诉澎湃新闻,做历史更需要了解中国现当代史的整个脉络,“当受访者提到某个东西的时候,你有反应,受访者也会更有兴趣和你讲。历史对历史储备的要求更多。”

  “历史怎么体现?你要用历史学的方法对采访资料加以辨析、考证、校注。比如受访者说的某一段,或许就是和其他人说的对不上,那你就要有所怀疑,甚至可以通过作注的方式在下面有所比较。历史不是实录,采访只是历史的第一步。”

  对于这群年轻的、尚无多少历史储备的孩子,张钧感慨:“过去历史课本的讲述都是宏达的叙事,人的形象是缺失的。现在通过历史这个概念的推广,以人为核心的,是对传统历史观的、冲击,这很重要。”

  “在做的过程中,这群孩子自己也产生过一些困惑。如果他们有心,就不会仅仅满足于记录,会有解决问题的,慢慢地水平就提高了。最后他所能提供的东西,不仅是个人的记忆,还是一份可靠的史料。”

  当听说这两个非历史科班出身的孩子开始反思自己的历史储备,张钧感到欣慰:“通过这样的实践,能够让他们有进步的愿望,有去了解更多历史的兴趣,这活动就没有白搞。”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师武黎嵩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一般认为历史门槛很低,或者说历史门槛也很低,今天的知识都可以拿历史说事,但是真想搞好(历史)其实很难。历史是参与的史学,它需要参与,但是最后它的精品依然少之又少。”


字体大小[ ]



版权所有  巩义市糖果派对机械厂  电话:0371-64315937   手机:13700965318      

传真:0371-64395847   地址:河南巩义市康店工业园区路丰产北路25号     网站地图  鲁ICP备160093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