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派对、烘干机、煤泥烘干机、粮食烘干机、各型号烘干机和各类球磨机,回转窑、破碎机、振动筛、磁选机等···



巩义市康店糖果派对机械厂

电 话:0371-64315937

传 真:0371-64395847

手 机:13700965318

联系人:王经理

网 址:http://www.qd-nsk.com

地 址:河南巩义市康店工业园区路丰产北路25号

高端访谈
当前位置:糖果派对主页 > 高端访谈 >

毛树贵:中医上的探索者

2020-07-15 16:51所属:糖果派对


  

  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国访谈·世界对话》。中医是我国的三大国粹之一,历代的医学家为它的传承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到了今天,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医大家们又针对现代人的体质和疾病的特点做出了新的治疗方案,为和巩固医学的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其中就包括玉天中医学的创始人毛树贵老师,他研制的“天降灵”为很多的疑难症患者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今天我们的演播厅就请到了毛树贵老师来做客,毛老师,你好!

  中国网:毛老师,我知道您非常地酷爱中医学,而且还创立了玉天中医学。您对中医学事业的这种热爱呢,可以说是倾尽所有,当时是投资了大量的物力、财力,还有人力。那您对中医的这种热爱,当初是怎样去这条道的呢?

  毛树贵:好的。我一开始吧,对研究这个中医,当时吧也并不服气这个中医的神奇。因为我小时候吧,跟我母亲经常上那个玉皇大殿去山上玩儿,因为我那个地方很方便,因为那个玉皇顶也就是在一个山,我出生在那个山上。没事儿的时候,一早一晚我母亲抱着我会走的时候天天领着在那儿。后来见到一些邻居经常有病的胸闷、头疼,原来不知名的那些杂症,看到我母亲拿着一个缝衣服的那个针,在那个眉心,或者在,或者在舌底扎一下,这样那些病症就完全康复了,或者说一块儿就开始再干其他,干一些家务。当时觉得很不可思议,也问过我母亲,我说:“你用缝衣服的针去扎人,不把人扎死了吗?还出血,还很害怕。”她说这叫“神针”,她说:“以后吧,你要大了以后再教给你。”就这样很多年持续地经常见到这种情况,后来又看到浑身、吐鼻子的那个瘀血,浑身发红,就是那个斑疹。后来又看到我母亲在我家里拔了那么几棵草,用那个在农村碏蒜吃的那个石头的那个东西捣一捣,就把那个身上给他敷上,然后用那个汤,用那个水壶走了一下喝水,然后换着喝了以后,当时就很轻了,第三天他身上的那个疤全部没有了。这是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些。

  还经常见到她还上山上去背那些,背树,还有大殿那些墙上的石灰,还有那些灰尘,我说:“你用这些灰干什么?”她说:“配药。”到后来才知道,大了以后,那叫“梁上尘”,治病很有一些奇特的功效。再后来她老人家以后经常这样用,她后来也教给我,教我还背一些原来一些地方名医用的像那个的一些咒语,当时因为那个社会吧,都说是,也不敢背,偷念一点。那个草药方法后来她小时候给我,经常从野外,去那个野外庄稼地里拔一些那个靡靡蒿,结了种以后就这样扯下来,当时我说:“你要这些草种子是干什么?喂鸡又不吃。”她说:“这个是好药。”说好药吧,都不允许说什么中药那个时候。后来她经常用,毕业之后,一直到了高中毕业看她还在用,其他有好多亲属都去找她,个别人就说是不是,因为用了这些方法呢,她必须得用那个屋顶上的梁上尘,还要用那个猪尾巴血,一讲的时候她就说“君臣佐使”,一提到“君”,那个时候不能提到“君臣佐使”吧,中医那个时候还不像国家这样正规地支持。所以到后来我就偷学、偷念,一看治病还真管用,我用她的方法也试了几个,包括在学校给那些小同学,包括腰疼的,还有头疼的什么的,这样吧,也都当时就都好了,不疼了,后来觉得不可思议,很神奇,就偷着练,这样慢慢地就从事了这个道。

  毛树贵:对,三、四十年吧。后来吧,我也去学着老人去野外那个草地去拔那些靡靡蒿,或者到山上跟着她老人家去采那个天丁,这个天丁,当时小时候吧,我们小孩儿的时候叫刺挠鱼,放到身上浑身痒,我说你用……也不理解,也认为她老人家是不是晚上我们不听话的时候准备惩罚我们,所以说到后来看到有长疮的,有那些起疙瘩的,搁现在叫痈的这些病症,她会用茶壶泡着叫他们喝,喝了以后吧,一段时间,有三天左右,长那个大疮,很肿的那个疮痈就完全能够消除。还见到她在我们家里那些枣仁,那个桃树,桃树的那个桃仁,经常跑下来采,有时候最记忆犹新的一个时候,就是把我们家喂的一个猪,小时候,找了几个人,逮着它的腿就按在那儿,用那个小刀划出来,尾巴上划出来一点血倒在杯子里,然后叫别人头疼、头晕,在地下有的疼的腹部打滚的,胸闷,搁现在就是心脏病或者心绞痛这一种,喝了以后,配了其他,当天就没事儿,有的一个多小时,一壶茶大约喝完吧,也就没问题了,就康复了。

  再后来又看到一个教师亲自看了我妈妈在屋里加工那个药,他亲自看到有时候一些现象,不可思议的一些现象,她配的那个药喝了以后就是很神奇,不可思议。从那以后我就天天地这样琢磨,这样考虑这是怎么回事儿,不可能吧,也根本不相信。因为我那个家庭吧,也有当兵的,也有一些干部,一说这些方法就说不能够,不能学这种医,不能学中医,因为没有中医,都是上医院看病西医,不要叫别人说我们家里,我们都是。我妈妈说他们:“你的党,我们干我们的家庭,过我们的日子,我配的草这个也不是什么坏事,你看看拿出来一本旧的书本,你看我原来在这个本上都有。”最后我哥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从那以后他们也很爱好一些方法。再后来又见到我的一个亲戚,有时候天天头疼,到处去治,也去那个医院,也吃那个西药,什么安乃近,去过两个小医院,那个县医院,也到过其他,也打了那些针药,都没有效。后来就见我妈妈配的是什么呢?就是姜,就是农村的那个干姜,咱们经常做菜的那个调料,那个大葱,我们吃的,兑了一兑,煎了汤喝了以后,这个头疼感冒就马上能好。另一个就是他看了住了好多的医院,转了两三个,也扎针,也化验,也没好,最后又找到我妈妈,就拿了四片阿司匹林,吃了以后完全好了。从那以后我就下决心,什么也不干了,不管你们怎么认为,我就从事这一条道。

  中国网:那个时候是不是就把这个,咱们现在其实所说的就是一些民间的,当时跟挂了一些钩,其实您的启蒙老师也是您的母亲。现在呢,我们可以就是理解为当初您说拿个针去扎来扎去,就是现在的中医所说的针灸把您引上了这条道,当时您还顶着压力去学习了这个中医学,可以是这么理解吧?

  毛树贵:是的,其实就是这种情况。因为她老人家当时学的那个,后来我大了以后,高中毕业,我晚上偷学,才知道她那叫“鬼门十三针”。她那个中医方法也是标准古典中医的一些绝招,就是不同于现在我常看的现代的这个“望、闻、问、切”,有这么一点差异。要按现在的吧,有些表症如果用点药它一发就散,但是用一般的加重的这个邪毒,比如像,如果再用同样的感冒药,她觉得这是火上浇油,所以说我就把她这个牢牢地就记在心里,经常地使用,偷用吧就是。

  中国网:其实国外最早也是对咱们中国的中医觉得特别的神奇,说为什么,比如说我这个心疼,怎么我扎脚或者扎手,离它这么远的距离就能把它给治好了呢?我觉得咱们中医本身也常的神奇,里边奥秘也非常的多的。那您看您学习了这么长时间的中医以后,后来您还创立了“天降灵”这个神药,当时治疗了很多的疑难病的患者,那么能不能为我们介绍一下什么是“天降灵”这剂药呢?它有着怎样的一个功效呢?

  毛树贵:好的,主持人。这个“天降灵”吧,说来呢就更不可思议。后来不是有个吗当时,那个时候那几年就是把所有的那个古书,那些家堂,整个全国农村必须都得烧掉,我们家吧也不例外,到后来去了很多人我家里,二、三十个吧,就把我们家里老人的那个主位有的都烧坏,抱走放在一起去烧。我家里家堂,还有个别的这么几页纸,包括古代老人,清朝以前的老人的那些,敬老人的那些个别的家堂吧,包括这几样中药方法,我母亲就偷埋到了地下。后来隔了好多年吧,我母亲就扒了出来,到现在还在我们家放着,后来我也就慢慢地去背、去看,去看当时不理解,我说这是什么呢?里边有几十味药,有些药现在我有些名字还不知道,明白了十成的九成吧。后来我母亲说,她说这个就是天降灵,她说你要好好地学,等到我要用的时候,她说我也不可能再见到那一天,当时小,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就天天学吧。学以后,按照这个方法配了以后,按她采的平常用的药,就是基本的那个药引子,就是必须梁上尘,八月十五配一下,每年的五月端午必须这一天中午午时合成配制,还得要咱们常用的像一些草药,这样用于临床吧,我试了几十年,基本上真有。像我一开始实验了一些病例都是判死刑的,有的就是在医院穿上衣服,就是医院说马上病危,回家吧,准备了后事,备了白衣服,以后我给他们治好的,当然也都是借天降灵的这个神奇之处吧。

  毛树贵:天降灵主要是治最难治的疑难症,就是说必须社会上或者某个家人都认为无希望,家里要哭的那一种,或者医院判死刑的,或者说又在下边找了神汉,到现在有些巫婆吧,就是地方名医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无效的这种更有。

  中国网:那咱们有没有说具体的治好的一些案例,能不能为我们讲一讲?比如说在治疗之前可能说有这个病人当时得了特别严重的病,已经发展到了某一种的,后来到您这儿以后,您给他看了,然后觉得他可能会是大概需要哪几味药,然后需要咱们这个天降灵,经过您的治疗以后,他达到了一个怎样的效果?有没有这样的案例为我们大家谈一谈呢?

  毛树贵:在我治疗的这些病例之中,有特别的一些病例叫我记忆还是犹新,比如说一开始治疗的那个徐女士,我还是很害怕她,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我那个大徒弟是八十多岁,当时我还是小青年,因为他在某个省个别地方也是用的神针,传说很神奇,因为他领着几个人以后到了我那个家里,他说治不了了,我说你都治不了的,我想我这么年轻,我又没经过这么多事情,我能治吗?我也很害怕,因为他治的这些病下边叫抑郁症或者说神经病,按现在讲也下边叫一些其他的那些民间传说的什么病,所以说因为他都在那儿,包括患者的家属和她丈夫,一些矿上的领导领去以后,没办法了,人逼在那儿,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抱着试试的心态就赶过去了。走到以后,一进她那个屋,看到她那个屋里雾茫茫的冒着烟,当然也就是说燃着一些纸吧,最后看到她母亲在一边扶着这个女士,她大嫂端着水,我叫人把这个女士在屋里扶了出来,出来以后她用眼睛盯着我,她还说:“我不怕你,我知把你请来的。”我当时什么也没说,我坐在那儿,最后我过去先给她掐着她的手,掐着她的中指,我说:“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用针扎你。”最后她没再说什么,她说她得吃饭,我先坐在这儿吧。后来我就给她治,治的时候怎么治的呢?就倒了一杯水,把那个专用的天降灵,我母亲的那个绝招吧,秘方给我的,喝了以后当时就控制好得很正常,陪着一块儿吃晚饭,就进了她的家了。进家以后我就问她,了解她丈夫怎么得的这个病,她丈夫说当时有点感冒,也不知道怎么样就中了,我说:“你吃过什么药?”他说:“吃了点麻黄,还有桂枝。”我说:“没事儿,治感冒的。”我说:“她还有什么情况?”他说都说她是别的病,农村的吓着,有别的什么什么东西。他说再不好以后他说我就上医院了,去了几个大医院,那个军医院、中医院,下边那些医院,住了三个多月都没好,后来用那个小吉普车就拉回来了,那个年代他还是条件比较好的,还能有小吉普车。后来他说我就又请下边的一些医生给她治,方圆这几个地区全部请遍了,后来才打听到陈大医师,他说她上个月管,这个月她又犯了,他不叫他走,赖着他,拽着他的衣服,他说:“没办法了,就把你请来了。”所以说我第二次好了以后,第三天我又去了,我说:“你这个病还得再经一次,49天以后才能好。”她说:“为什么?”我说你这个只出来了表层,里层的根本没有出来,我说必须把这个身内的疾病,中间的,就是说筋骨内气泡间的邪毒拿出来以后才完成能好。结果到了还不到40天她又复发了一次,后来又专门请我过去,又配制了我母亲的那个天降灵,这一吃完全康复。从那以后好多地区都传得我神乎其神,说这个神医比那个陈大神医,比那个专治异病的都管用,所以从那以后都请我。

  接着隔了可能有半年吧,这个病号以后又出现了一个女士,一个张女士,她说专业在军医院回去的,也是看了很多,最后定病名也是病因不明,最后到死别人没给她查出什么病来,就是我告诉她了,我说你这个就叫痰火入心包,或者说热入血室不合格,因为年龄大了,你已经填补不回来了。她那个是在地下昏过去,昏死、昏厥五六次了,在这个三个多月,是经常性地在她家里把那个头插在这个凳子中,有时候都发怔,说一些呓语,就是说下边传说的叫,按我说就是抑郁症。我也用了这个天降灵,三包,最后又用了三包,她完全康复。这两个病例都活了,哦,第一个病例到现在还很健康,就是去年2011年还专门领着她的家人,大嫂、弟弟什么,去我家玉皇顶。另一个那个张女士,2008年才去世,活到将近八十,多活了25年左右。这个都是我很记忆犹新的,当然像这种难治愈的、影响力很大,又令悸、害怕的,头发立站直的这些病例我治的还是很多。

  后来因为都知道我能治这些杂症,后来一些像后来医院叫高血压的,因为我认为没什么高血压,书本上也没这个名字,后来也治了很多。像前几年在那一个,在医院住了9天,后来回去以后更加倍地严重,他想把他那个儿子,才一两岁,把楼上想扔下去,那个脸乌黑,发症气,舌苔黄,沟痕裂,他后来拿了病例,说我住了9天,花钱多少咱不再讲她这一点哈,结果当天晚上我和那个儿子,叫他用了那个“玉天信息综合疗法”,专门又用了我的这个“天降灵”,给他加重了一点儿,就用了一包,当点晚上就完全没有任何其他的痛苦,胸闷、心乏、惊悸、头晕、眼花、的这些症状。第二天早上他告诉我,他说:“今天我好多了,头不晕了,也没有看见就想把孩子摔死的那个味儿了。”我叫我那个孩子又拿过去一点麝香,因为对这个天降灵它还是比较有效的,又用了这么一斤,第三天,我说:“老周,我得出差,回来以后再看看。”我给他留了一包药。结果我出差其他地方去治病以后,回来一看他完全康复。到现在原来他说那个什么,叫心脏搭桥,到现在也没搭桥,五年多了,也没再犯心脏病。所以说什么心梗、脑血栓、高血压在我这儿可以说都是各方面治疗无效,医院查不出病因来,就是没有办的,或者说下死亡通知书危症的这个,我这儿才有时间受理,因为时间太忙。像一些癌症,像那个食道癌,判最后马上要死的或一两个月的,治不了的,因为家人去那儿去求过,我辈儿大,说:“你老人家能治这个病,你给治治。”我说我不行,我说我也只是搞这个中医药研究。他说:“你必须得治治。”因为他这个孩子很,他说:“你花多少钱你得把我爸爸治好,没有钱我治到哪儿,别人不拿我去借我也不叫别人知道。”我一看这个孩子,这个徐九代吧,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孝敬父母的一个,说为了他这个,孝敬把我了,说:“好吧,我给你治治。”我就调了几次,就完全地可以说很好,或者说当时就康复了吧。一年以后给我写了感谢信,说他爸爸去哪个城市去赶集去买菜,这个对我的影响在哪儿呢?就是他这个孩子很孝敬父母,我对他的观点还是好,才能他爸爸能。

  像去年又接触了其他的很重要的,像的某大医院的危症的危症,当然了,我都有相机拍的图片,都是马上病危,下了死亡通知书的,最后托关系见到了我,挂完电话以后,另一个我在外地赶快就回来了。我给他调了一次,用这个天降灵,当天晚上就有效,第三天以后他的亲人,亲人就签字确认,我这儿一点虚假的广告不要,必须你的亲人,我在给你号脉诊断的同时,你身上的癌症或者几十公分,哪儿肿,哪儿多大,我必须如实地记录,而且人就是一般都是他的家人,签字的时候也必须家人。另一个也是在最大医院的,也是用了几包,又给他配了一点天降灵汤,我亲自给他加工的,因为很慢、很不容易,包括我雇了两个人,我办公室的,还有我,加工了一整夜没睡觉,完全给他有效,就晚期的晚期,马上要死的,也完全有效,这个都记录在案。

  像其他我还救过什么呢?就是那个肾毒,肾病,尿毒症,她说从小时候得的,因为这个病很奇特,因为她一家人都是医院的领导,她说在检查理化指标方面都很方便,她还告诉我,她说我这个病案不能说我的名字,因为她参加了其他的什么,以防万一不给报销,我说好的,可以用假名。她这个当时鸡肝都很高,包括找了几个专门肾病医院,因为都是某院领导的战友,就亲自说这个肾病指标谁也下不来,全国不可能,世界也不可能,我专干这个。结果用我另一个徒弟介绍的,因为他的儿媳妇,亲自加工,我说不要说是药,我说这是我的天降灵调养神茶,我亲自给她加工,就加工了两包,喝了三天,包括这位女士理化指标查的时候完全恢复正常,比正常的那个指标那个参考值还低好多。后来感谢说救了她的命,医院说她这个一大出血必须得死,但是她没有死,感谢信写得很动人,所以说我又加强了后来一次,又给她补了一点天降灵。像其他的这种尿毒症、肾病综合症也特别的多。像那个白血病、再障性贫血,也是在十五年前吧,在托关系进的某大医院,因为有些不托关系是进不去的,完全没效。最后又回到地方,回到地方住了很多医院,也托关系吧,说你这个症没办了,一旦一大出血,或者一出现点就完了。最后到了我那个办公室以后,我给他详细一诊断,见到他那个脸完全发黄,细节咱就不再介绍了。经过我调理,他从一开始调了一剂之后效果就很好,第二剂也出现了奇迹,说我能活动了,也能走,能骑这个自行车了。后来我叫我的其他的徒弟告诉他,我说他这个邪毒必须还得经三次到四次才完全能出来,他们说为什么能出来?我说我这个病名就叫游走性黑气邪毒,在古书上完全有参考的价值,比如说在古典的中医学上,凡是这种邪毒,温热潜伏之邪,必须经九传才能除表,因为咱这个平常的病都是从外边进内,像风寒,外受风寒入内造成的风寒,他浑身发冷。这种病永远不冷,它是从内里,心脏、肺细胞、肝细胞之内,或筋骨间,他从一点一点的九个瘴气,从最里边除到最外边来,初调的时候只能拿掉最外边的邪毒,像肠胃的,内存的那些加速之内的都可以出来,存在筋骨间的必须一次一次地主次出来,这样才能治愈。到了第三个月,又给他配了这么两包天降灵。再加上玉天信息的这个锻炼身体方法,后来回访的时候,一年以后写的感谢信很动人,包括他父亲亲笔感谢信,按,一家人,“感谢神医,感谢玉天医学再次救了我的病。”又看了这些感谢信吧,也更加增加了我的这一点决心,我必须再深研这个中医学。

  中国网:那您看除了这个“天降灵”,我听说咱们还有“游走性温热伏症疗法,那这个又是怎样的一个疗法,您能不能为我们谈一谈呢?

  毛树贵:好的,主持人。我玉天阁专用的这个变症法与我们基本的看到的中医的“望、闻、问、切”的这个方法可以说完全不同,它包括了我们正常的“望、闻、问、切”,当然我这个吧,在原来的基础上,第一个首先能看到的就是你是不是潜伏制邪毒。我讲的这个潜伏邪毒就是隐藏下来的邪毒,也叫“游走性黑气邪毒”,它能在身上这个地方好了它能走到那一块儿去。按原来的中医经典,这个温热伏邪它必须经过九传,实质上按古典考证它有这么一点相同之处,好,我简单地介绍一下。像这个“游走性黑气邪毒”与这个“风寒”的变症方法是完全不同的,比如说这个变气的疗法,像我们这个风寒之气它是从表入里,必须一点一点地进入内脏。但是这个温热伏气它不是,它进去以后它必须叫病气进了这个病人的屋中,这个病人身上发臭,有一种病气,要我闻好像一种汗腥子味儿,酸溜溜的,一种之气,它有这种味儿。我们像可能经常有经验的,家庭有亲戚有病的,个别老人进到屋以后有一种好像腐、酸,这种蒸汽的味道。风寒绝对没有,风寒感冒。如果游走性黑气邪毒,这个潜伏邪毒一见这种病人,必须有这种伏气。轻的话,你在伺候老人、亲戚,这些朋友,你看到在这个床上,在他睡觉的这个地方一定有点味儿。重的话,整个房间可能有这种病气的味儿。它这就是温热邪毒的最基本的一种方法,而且这个邪毒它是逢争而败,就是先入气分,我们这个对着凉气它就会,对着这种毒气,这种内愧的伏气,游走性黑邪毒它必须发散,从内征而变,叫做气血津液逢争而败,为什么这样讲呢?像我们看到的那个经常像我们喝水烧的这个水壶吧,如果常开了水以后水要继续烧,那个水肯定是发浑、发白,水壶有那个碱、有渣。所以它这个气体是从内里,从心脏,心脏那一块儿我们见到、吃过、买过猪心,有一点白白的一点小块儿,可能经常见到,是吧?它那个毒最深的是在这一块引发出来,再一个是在肾之中、气泡之内,不像我们风寒的从外入内,它是从内入外。所以说必须气血津液得,一败以后它这个气体就逢争而一,可能造成出血这一些情况。如果一见到这些情况,你就必须得马上,不要再误用新温发散,按我讲就是不要再误用一些温补。

  毛树贵:一补它就会方张,邪毒燎原,加重,或者说导致闭塞心脑血管病、昏厥、暂忘,这些症候都会发生。

  毛树贵:它这个就是你一看有这种伏气,它必须是游走性温热邪毒,所以说你绝对不能用凉散,就是发散,像麻黄、桂枝、羊肉,绝对还不能补气,像那个人参,只要是补,你大错特错,就会发生变症,症候,就必须用清凉攻下,这个病马上就会好。

  毛树贵:因为解毒吧,因为它这个解毒,我们解毒的药都是凉药,一用凉药它就会发生寒闭,那个解毒的只能用风寒症。这个是温热症,温热症它是从内里而发,一解以后,它就叫官民流寇,把邪毒到叫你成为那个病闭,细胞闭塞,邪毒关在心脏,关在内里出不来,所以它在里边造成熏蒸、内热、各个瘴气。

  中国网:那其实说到病症,我们还知道有很多病它会有一些综合症的一些表现,比如说就像咱们都知道糖尿病会有这个综合症,它从它的复发,然后它的转移,它的感染,可能最后你发展到最后就会导致一个多危症的一个并存,那么面对于这种的综合症的发生,您又是怎样看待的呢?

  毛树贵:它这个病谈起来吧,我可以简单地做一个比方,因为这种病的发生按我讲就是完全误用了药物,是绝对的变症不明。比如说阳盛只要用了桂枝,必须得毙,就是得死。这个承气下咽,阴盛必亡,前面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桂枝下咽,阳盛则毙,原因讲明了,就是只要是你诊断不对症,本来是好药,你用了以后必须得死。为什么这样讲?桂枝本来是热药,像你是阳症,像有邪毒的这些症状,像那些并发症,像那个高血压、肾病、癌症,80%我的观点它都有这种毒气。你用以后它就邪上加热,本来要清理、要好的一些伏邪,一些正在烧的那些火焰一见到这些大热火之后,它再引余燃继续再复燃,继续复发,也可以造成邪毒燎原,所以说导致无治。

  比方这一块我可以简单地介绍一下,比如说我们经常谈的那个肾虚病,这个肾虚病是相当难治,因为它这个里边它有阴虚和阳虚之分,如果温热性的肾虚病,也就是假肾虚,它必须得清理除表,如果阳虚的话,加这个肾虚,一经除表汗下倾,他这个阴液就会枯竭。如果再用的话,你就会造成眩晕、惊悸、腰膝酸软,或者说小便频复,一经一泄,这个阳萎。你要看到这种情况的话,你要再按平常的方法那绝对不行,你只要一见有这种症状,你就必须在这个药里,清表药中加这个人参、白薯,你要再看看是阳虚,你就得必须加进去官桂注重,阴虚的话你就得阳元参重用,这样一用吧,你一照顾这个本源,免后来再发生意外,是吧?你需要入里当下的,你看看选一点古典的经方,像一些三黄枳术丸都可以用,如果你要不对症是绝对不能用。如果需要补气的,因为像人参白虎汤、(希杰)白虎汤参考着加减使用。如果用完以后,你看看还有点儿不妥,一看以后药用清脂,咱有些医生找了以后这个药,药用清脂,你发现舌上很干燥,舌头上,而且你越清,而且越止痒、越补气,它舌头上越严重,我经常见到这样。你要用这一个,它要一干燥的话,再用,它那个舌苔越用越裂,一看这种情况你就不要再按平常的这个传统的方,必须按邪毒的方,你这个就是把我们常用的那个六味地黄汤,熟地改用生地,加上知母、黄柏,再加一点甘露液,把熟地切成片泡汤,代水煎药,这样对它还有一点效。要经过这样治完再无效的话,就像前人所说的吧,“寒之不寒,则其无水,壮水之主以制阳光者是也。”如果再无效,你就必须用那个生脉汤,治水之上源,或者说再用一点黄连泻心汤这一类的就完全有效。但是这种症虽然用了,因为它衰竭得很重,误用的药物,因为多年的治疗误用了这些温热药,像用了嘴唇发干、舌头掉皮、昏迷一星期的药,本来是已经衰竭,阳血抗盛,如果你这样一来它无效了,你怎么办呢?所以说原来的小剂量是完全不可以,必须大剂做汤液,像原来那个配方每剂开10克、20克,你这一克可以开50克的地黄,这一味药,比方说吧,才有一点效。如果你治疗不得当,如果再找到你托了很多关系的一些变症不明的这些措施,如果发现一衰竭,因为见症见机晚了,十救二三,十个人只能救二三。如果再发现了药力之症,如果任药再难运,可能十中就一,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小观点。

  毛树贵:我们这个玉天阁准备继续发扬优势,继续把我们的玉天医学发扬光大,准备也建一些养生馆,更加努力地为全人类、。

  中国网:好的,那再次感谢毛老师来到我们的演播厅。好的,观众朋友们感谢您观看我们的节目,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本栏目所有内容,包括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中国网及/或相关人所有,未经中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单位、网站或个人不得变更、发行、、转载、复制、重制、改动、、表演、展示或利用本栏目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中国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单位、网站或个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网,否则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字体大小[ ]



版权所有  巩义市糖果派对机械厂  电话:0371-64315937   手机:13700965318      

传真:0371-64395847   地址:河南巩义市康店工业园区路丰产北路25号     网站地图  鲁ICP备160093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