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派对、烘干机、煤泥烘干机、粮食烘干机、各型号烘干机和各类球磨机,回转窑、破碎机、振动筛、磁选机等···



巩义市康店糖果派对机械厂

电 话:0371-64315937

传 真:0371-64395847

手 机:13700965318

联系人:王经理

网 址:http://www.qd-nsk.com

地 址:河南巩义市康店工业园区路丰产北路25号

高端访谈
当前位置:糖果派对主页 > 高端访谈 >

CCTV-新闻频道-东方时空

2020-08-02 00:45所属:糖果派对


  

  曹红,今年31岁,1997年从江西考入广东中山医科大学,因学习成绩优异毕业留校,现在是中山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传染科的医生,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妻子林晓丹。

  曹红和林晓丹于2002年10月在广州结婚定居,由于双方父母都不在广州,他们彼此相依为命,格外恩爱。同年年底,他们爱情的结晶也已经孕育在林晓丹的体内。对于未来,两个年轻人没有什么奢望,只想平静的过他们的小生活。然而,新婚刚4个月,他们就共同经历了一场由型肺炎带给他们的生离死别的。

  林晓丹:我当时跟他谈恋爱的时候挺欣赏他一点的就是他很热爱自己的职业,而且他从来没想过放弃。所以我就从来没想过他这样做是值得还是不值得,他是医生,理所当然要抢救病人。

  曹红:因为当时我们有一个教授去中山(医科大学)会诊(SARS),回来以后跟我们讲了一下大概这个病是什么状况,当时在我印象之中医护人员发病的比较多。因为当时有一些医护人员发病了,而且当时我看了他带回来的一些X光片。因为我从来没看到过X光片那么典型的--肺炎症的。当时心里还是有一点害怕的,说实话。

  大年三十的中午,中山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突然接到上级的通知,准备接收型肺炎患者,院领导立刻成立了医疗小组。曹红所在的传染科责无旁贷的成为医疗小组的核心力量。

  曹红2002年4月开始担任医院的住院总医师,按,住院总医师任职一年,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没有节假期,虽说是大年三十,他还是照常值班。

  曹红:那天晚上准备叫我太太过来,打个火锅吃点年饭,刚好把那东西放进去准备吃,电话就来了,急诊就来了一个市177医院的吧,一个小孩,11岁,怀疑是这个(SARS)疾病,叫我们去看。因为当时一下子接触,我一个人,作为住院总(值班)的话,我也不能处理这样的情况,特别是像这么一个特殊的东西(疾病)。

  医院紧急召回了分散在广州各处准备过年的专家教授以及部分相关的医务人员连夜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工作,确定抢救小组,并进行了负责分工合作。

  曹红:因为我当时在那个会议上是最低级别的吧应该是,所以我就负责一线上的就是负责观察病情,执行那个(抢救)小组总的医疗计划,还有一个就是协调一些后勤工作,隔离用的隔离衣呀,口罩等东西,如果没有了,我就打电话去找谁。所以当时我还开玩笑,我说,我当时的常大的,一个电话叫院长都得出来。当时也没有……说句心里话,在心目中也没有想到这个病有如此强的传染性。

  曹红:(病人)那时候已经是明显的呼吸衰竭了,紫绀了,缺氧状态很明显,来了以后两个小时之内我们就给他插了管,给他上了呼吸机。因为当时,头一天晚上我们就做了很充分的准备。

  一直忙到中午,曹红才忙里偷闲陪妻子林晓丹简单吃了些东西,算是吃了顿年夜饭。紧接着又来了第三例病人,曹红又和同事们忙到了大年初二的早晨。

  由于型肺炎是新型病毒,当时他们手中只有卫生部下发的关于这种病毒症状的一些的资料,因此他们只能据此对病人是否患上了型肺炎做出初级判断。

  曹红:后来经过我们的一些教授们讨论,大家还是认为还是这个(SARS)疾病。因为大家一开始都没有经验,当时按照教授们的话就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就是在探索治疗的情况。

  曹红:我是小组是24小时随叫随到的,我又不能离开,但是我可以回老总房(值班室)休息,但是我不能到处走(外出)。那天下午睡了午觉起来觉得有点头晕,当时也没量体温,我就觉得可能是休息不够,还有怎么睡都还想睡,肌肉有点酸痛。

  虽然是新婚不到半年,但林晓丹已经就适应了曹红为抢救病人经常加班。这些天她常常做些可口的饭菜来慰劳紧张忙碌的曹红。然而这天中午林晓丹发现曹红有些倦怠。

  曹红:我就告诉她我有点不太舒服,有点想。那时候我们还在开玩笑,她开玩笑说我怀小孩你来早孕反应,我们俩还开玩笑呢。后来到了下午4、5点钟的时候,要晚一点6点钟左右,我们那个主任就告诉我,就知道有几个教授都发高烧了,问我情况怎么样,我说我有点不舒服,我当时就是有些预感,可能也会有事情,当时却是有(预感)。……我就拿了个体温计一测37度8当时,然后我就跟科室的主任,还有医院主管(SARS)的副院长汇报了情况,他们就马上去叫我做了一个,照了一个胸片,测了一个血常规,当时还没有明显的改变,然后当天晚上体温就升上来了,38度多……

  林晓丹:记得当时没有具体被命名出来,但是知道有这个病,也知道他之前一直都在照顾在医治那些病人。045648因为之前一天我还跟他在一起,反正我就觉得没这么倒霉吧……

  曹红:当然我希望不是,但是心目中还是觉得十有都是那玩意儿(SARS)了。所以知道我发高烧了以后,就叫我太太赶快回家了,就隔离开了。因为我很怕她被感染上。

  曹红:第二天就发高烧了第二天,而且血常规方面也跟疾病(SARS)的指导意见是一样的,白细胞不高,开始出现轻微的咳嗽,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工作,参与抢救的其他人陆陆续续都发烧了,这肯定不会是一个巧合,肯定是有问题的。

  曹红:记得当时(给病人)插气管插管当时的情景是,插进去呼吸到的分泌物就涌出来整个在这个病房里边,虽然持续在消毒,但是他那个病毒的密度我想常大的,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我们在他的抢救过程中,在这个病房的时间比较长,持续在这里边工作,因为当时很,你不在这个地方,他可能半个小时就没命了。

  根据当时大面积医护人员被感染的现状,医院立即召集紧急会议,部署应急措施,并立即成立了第二医疗小组。

  娄探奇:(曹红)他一进来以后呢,他就和其他的病倒的医护人员去聊天,互相安慰,互相增强信心。我当时看到这种病人说实在的,我是很开心。因为病人如果是很乐观的,我们就觉得治疗的把握就会更大一些。当然,我当时也了他的行动。

  林晓丹:我一开始没有觉着很严重,就是因为他一直都在安慰我,而且他一直一直……反正从电话里面听他的声音都是挺好的状态,没什么大事。他就说没事的,过几天就出来了。

  曹红:我们结婚也不久,而且有了小孩。她一个人,她爸爸妈妈也不在广州,我的兄弟姐妹爸爸也不在广州。所以在她那个时候一个是要承受早孕反应的可以说是痛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是不但要来鼓励我,自己还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

  由于当时是型肺炎的初期阶段,还未确定其病毒的种类与传染性,因此在曹红感觉病情稍有好转的时候,她就拖着沉重的步子出现在爱妻的面前,但是她却不敢靠近。

  林晓丹:当时我看到他戴着口罩,挺憔悴的样子。然后他就……反正就坐在……他也不敢接近我,他不敢接近我。然后他就坐在楼梯……外面那个楼梯口,他就坐姿那里起不来,坐了很久。我当时怀孕了,我当时自己也有顾虑不敢靠近他,然后我们两个就隔了一点距离,然后我就看着他哪里……我看着他在那里气喘、咳嗽,不断地喘。大概持续了15分钟左右,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站在门口,他坐在楼梯那里。那个时候就开始觉得不安了,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林晓丹:到后来几乎……有三到五天几乎都没有通过电话,然后他也开不了玩笑了。那段时间就知道……就觉着他应该是病的挺重了。

  曹红:正需要我帮助她的时候我不在身边,而且还要她来牵挂我。那种感觉用我现在的话来讲--不堪回首。不过她很坚强,感觉得到。

  林晓丹: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他是个医生……他最担心的肯定是我跟(未出生的孩子)BIBI。我想肯定先要把自己照顾好,把自己照顾好也就给他减轻许多负担。

  为了能从上让曹红感到自己的支持,林晓丹每天去医院给他送饭。而曹红在他入院后的第八天,病毒已经严重损害到了他的肺部。

  娄探奇:后来(曹红)肺的损害达到了至少70%,两个肺70%的损害在胸片上可以看得见,而且血氧饱和度也在往下降,后来我们给他转进了ICU,就是重病监护室,还给他上了呼吸机。那么这个时候他整个生活是需要护理,是不能自理。

  曹红被安置在ICU重症监护病房的第二天是2月14号情人节,曹红接到了一份妻子林晓丹送来的礼物。

  曹红:当时有一束玫瑰花,三枝。因为在广东话里面三跟生命的生是谐音的,她就是希望我能够尽快康复。几乎每一次睡来,我都会叫他们()把花拿来给我看看,至少那时候上的支持我想比什么都重要在当时。到我出来ICU,到我出院的时候,都还放在我的床头。

  就这样,在专家们和第二医疗小组的精心医护下,在林晓丹默默的支持中,加上曹红乐观的心态和对治疗的积极配合,一个星期后曹红就离开了重症监护病房。

  曹红:在我出ICU的第二天,我处于那种迫切的想见到她的那种情况,因为她每天晚上给我送饭过来,我听她说,听那个说你太太送饭过来了。当时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好了,我就戴上口罩,穿上病人隔离衣出来,就在那个隔离区的里面,她在外面,见了一面。

  林晓丹:就觉得他瘦了,然后长了胡须,但是只要他病好了他还是从前的样子站在门口很活泼地跟我笑,我就站在那里看着他,看着他很活泼的笑。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2月24日,曹红终于被通知可以出院了,与和他患病程度相同的病人相比,整整早了两个星期,他立刻申请重返治疗第一线。医院领导考虑到曹红怀孕的妻子需要人照顾,了他的请求。但是他并没有因此放弃抗击的战斗,他用自己与病毒搏斗的体会和告慰着人们。


字体大小[ ]



版权所有  巩义市糖果派对机械厂  电话:0371-64315937   手机:13700965318      

传真:0371-64395847   地址:河南巩义市康店工业园区路丰产北路25号     网站地图  鲁ICP备16009353号-1